日本語 | English | 简体中文 | 繁體中文

藤代冥砂專訪:如果75歲還拿著相機,想學篠山紀信那樣拍裸體

2016.12.31

(1)rd850_9048

攝影家藤代冥砂(FUJISHIRO MEISA)在今年2月發表的『SKETCHES OF TOKYO』,是藤代首次出版的黑白裸體寫真集。5月推出限定版,8月上市精裝版,迴響熱烈。

Premium Japan將陸續介紹藤代對於此次推出的寫真集以及對攝影的想法。

首先請他談到了從以前開始就交情深厚的攝影家篠山紀信,以及現在同樣造成熱門話題、由篠山先生創作的裸體寫真展「快樂之館」。

對篠山先生 從以前崇敬到現在

「篠山先生從以前開始就是我很崇敬的對象。當然,他是攝影家們的資深前輩,也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藝術家。

篠山先生的作品一般說來也許有些難以理解,他所做的東西的確非常有深度。用『兼具大眾性和藝術性』等詞彙來說明又過於草率。電影導演黑澤明也是,一方面帶給大眾衝擊,一方面又堅守藝術品質,做的工作非常深厚紮實。這一點非常厲害。」

(1_2)M_KSHM_zuhan1
篠山紀信「快樂之館」2016 年 ⓒKishin Shinoyama 2016

篠山先生的寫真展最近在東京品川的原美術館舉行,名稱為『快樂之館』。所有展示作品都是在原美術館中拍攝,部分作品就在實際的拍攝地點展示。這是只有在原美術館才能體驗到的獨特寫真展,這部分也引發討論。

「除了篠山先生一直營造的世界,那裡又給人更加開闊的感覺。對我個人來說,拍攝的作品就在拍攝的地方這件事,不會令我感到特別新奇或驚訝。但是,這些作品就是篠山先生一直以來的創作,況且規模龐大。

該說是「熱量」嗎?看了在那裡的作品,可以或多或少感受到那個人現在的力量。我覺得那股能耐仍然存在,他還是很有精神、很努力。」

那麼,和篠山先生比起來,藤代的不同點在哪裡?

 

下一頁《感覺自己是『挪移的角色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