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語 | English | 简体中文 | 繁體中文

東京大倉酒店的幸福款待~MOJITO物語

2017.11.10

東京大倉酒店的三個MOJITO物語

「MOJITO是難調的雞尾酒」。調酒師一定多半都會這麼想吧。我也好幾次在吧台另一頭聽到有人這麼說。MOJITO的主要材料,包含基底的蘭姆酒加上薄荷葉,青檸和砂糖,完成時加進蘇打,都是由比較容易取得的東西組成。通常配方簡單,相對就要考驗調酒師的功力和味覺的感受。MOJITO另一個難處,難在沒有具權威性的嚴格配方。例如, “真貨”MOJITO是使用新鮮的薄荷。薄荷也有好幾種,即使是MOJITO固定使用的荷蘭薄荷(spearmint),根據生長的地方和季節,味道應該會不同,可以說,酒吧和調酒師有多少,MOJITO的滋味就有多少種。

okura 01s

左為主吧「蘭花吧(Orchid Bar)」的「Mint Smash」,使用BRUGAL1888以及和三盆調出華麗的MOJITO。右為蘇格蘭酒吧「高地酒吧(BAR HIGHLANDER)」特製的MOJITO,重現海明威至愛的哈瓦那的酒吧酒譜。本文中介紹的私房酒款「King・MOJITO」就留待你親身來體驗。洽詢/主吧「蘭花吧」03-3505-6076 蘇格蘭酒吧「高地酒吧」 03-3505-6077

 

儘管如此,仍有酒吧是以高難度的MOJITO為招牌。目前具代表性的要屬以往海明威常光顧的古巴哈瓦那的酒吧「La Bodeguita del Medio」吧。我沒到過那裡,不知道所謂道地的滋味,但那裡的MOJITO被引用至海明威的文章裡的一部分。而以其為典故的就是東京大倉酒店的蘇格蘭酒吧「BAR HIGHLANDER(高地酒吧)」裡端出的MOJITO。高地酒吧是在大約10年前製作了這個酒譜,現在已是MOJITO的範本,日本多數的調酒師都以其為參考。這是當時在高地酒吧工作的調酒師,忠實重現其親身至古巴「La Bodeguita」以及知名酒店「Parque Central」等酒吧中體驗到的MOJITO,現在非但是高地酒吧,也是象徵東京大倉酒店的特調雞尾酒。

據東京大倉酒店的料飲部料飲服務課Orchid Bar經理的福田匡晃所說,高地酒吧的MOJITO酒譜給予客人重要的承諾就是「使用HAVANA CLUB3年,以及不加糖漿」。特徵是使用整顆棉砂糖(granulated sugar)取代糖漿,還有放入令人驚訝到發出“啊!”的新鮮薄荷葉。首先,在杯子裡加進棉砂糖和青檸汁攪拌後,放進薄荷葉以杵輕輕壓碎至釋放出香味。這時候,絕不能大力按著擰轉。「也別讓棉砂糖完全溶解,留下些許碎脆的感覺」福田先生說。似乎也不能太過小心翼翼,這樣帶點粗獷和野性的配方所蘊釀出來的滋味,就像惡魔般會讓人上癮。罷了,光說這些,不如讓你親自來體會。

okura04s在東京大倉酒店主吧Orchid Bar的吧台調製「Mint Smash」的福田匡晃先生。面前的瓶子是頂級蘭姆酒BRUGAL1888。

 

話說回來,高地酒吧還有一個內行人喜好的MOJITO私房酒譜,那就是「King・MOJITO」。這是用和古巴同樣頂級的HAVANA CLUB7年為基底,基本做法和先前的MOJITO相同,但加進苦精(Angostura bitters)10滴!而且保證加進這樣的量。「以一般調酒師的感覺來說,會加得有些戰戰兢兢,這就是我們的酒譜」福田先生說。實際上嘗起來,苦精的香味鮮烈地襲來,甘甜和酸味等味覺的均衡感拉提地恰到好處,其增減之妙不禁令人驚嘆。

東京大倉酒店另一個識貨的人會點的MOJITO,就是主吧Orchid Bar的「Mint Smash」。這個調酒是以BRUGAL1888頂級蘭姆酒為基底,使用和三盆來代替砂糖。我覺得其中有日式的細膩,海外來的客人也大都感覺出像東方的口味。

一個酒店裡,有三種自豪的MOJITO酒譜,真不愧是東京大倉酒店。令人感到欣喜的是,這跟酒店一直以來珍惜、發展雪茄文化並非毫無關係。因為雪茄和MOJITO,兩者是最佳搭檔。直到今日,在東京大倉酒店的兩個酒吧裡,仍可放心地享受點杯MOJITO並點根雪茄的至福,這真讓人覺得是這個時代裡極為奢侈的一件事。

 

撰文・中村孝則

攝影・青木倫紀

編輯・藤野淑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