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語 | English | 简体中文 | 繁體中文

藤代冥砂專訪Ⅱ/第一本黑白裸體寫真集『SKETCHES OF TOKYO』低溫灼傷般的書

2017.02.10

(2_1)rd850_8953

接續攝影家藤代冥砂第1回專訪, 這次要談他的第一本黑白裸體写真集『SKETCHES OF TOKYO』,以及對於攝影、藝術和生活的想法。

每個人都是看著母親的裸體長大

「攝影,與其說是拍些沒看過的東西,不如說是拍那些實際上看過卻被忽視的東西。因為一些原因深埋在記憶裡,或是被掩蓋著不見天日,攝影就是要把這些東西發掘出來。

雖然曾經有個時代熱衷拍攝未知的事物,但現在未知少了,所以把自己心裡殘留的影像,再度呈現出來,這就是攝影要做的事。

裸體攝影也是一樣。每個人都是看著母親的裸體長大,早知道有女性裸體。但是一般情形下裸體被衣服掩飾,被人忽視。把原本認識的裸體用攝影表達出來,與隱蔽的社會相互磨合、從中激發,這就是裸體寫真的使命吧。」

rd850_(2_2)_27A3311
©Meisa Fujishiro

rd850_(2_3)_MG_0128
©Meisa Fujishiro

『SKETCHES OF TOKYO』是移居沖繩的藤代在相隔4年後新發表的作品集。耗費4年,在東京的酒店高樓某個房間拍攝53位女性,結集成第一本黑白裸體寫真集。靜謐的單色接觸以及與模特兒之間微妙的距離,讓人感受藤代獨特的世界觀和魅力。

「其他攝影家都是採取逼近女性模特兒的姿態,好像有種熱情,像火焚身一般。『SKETCHES OF TOKYO』不一樣,我覺得它是一本低溫灼傷般的寫真集,以為可以安心,但不小心會燙傷。」

藤代認為,那就是自己冷峻的表現。

「不是刻意的,只不過我的冷淡透過女人表現了出來。

攝影家的照片,多少都會拍出攝影者這部分。荒木先生(指攝影家荒木經惟)就會透過女性、貓、蜥蜴什麼的,把自己映照出來。所謂攝影,追根究柢都是個人肖像,無論拍的是什麼,全部是私寫真。如果沒有拍出『我』,就會感覺某個地方很空洞。不知道要看哪裡才好,我不太欣賞這樣。

不管好惡,能拍出『我』的攝影家,終究是會令人感動的。風景是這樣,所有的照片都是。星野道夫(攝影家、探險家、詩人)的阿拉斯加,拍的雖然是白熊,但看起來像是星野的肖像,令人感動。」

(2_2)rd850_9094
『SKETCHES OF TOKYO』發表時,藤代本身以「略微感傷」作評。自己寫的後記也帶著獨特的悲傷。此外,「向東京致敬」的談話也令人印象深刻。

「製作當中,多少會有感傷,匯集到最後,會覺得『啊,終究還是做出了感傷的東西』。黑白是一開始就決定的,這也增添了憂鬱的感覺。」

東京的印象,被酒店高樓的透明玻璃區隔出來,有如中空的避難所。這是50年前沒有的、現在東京的模樣。

 

下一頁《因為深深喜歡女人 不想被女人嫌棄》